您的位置:
主页 > 各类人脸 >容易学,不代表学得好 >

容易学,不代表学得好

阅读397| 发布: 2018-01-23 15:16 | 点赞: 101

容易学,不代表学得好

扩大学习:更新提取线索

我们能够记住的知识数量几乎没有上限,只要把新知识和已经知道的知识相连起来。实际上,由于新知识取决于先验知识,我们学会得愈多,可以为进一步学习创造的可能连繫就愈多。然而,我们的提取能力是很有限的,多数学习成果并不是随时都能够被提取出来。

这种提取的限制对我们很有帮助:如果任何记忆总是立即可得,那幺想要从数量如此庞大的知识里找出当下需要的知识,就会很困难。我把帽子放哪了?我怎幺让我的电子装置同步呢?一杯完美的白兰地曼哈顿里都有些什幺呢?

如果知识根深柢固就能更持久,这意味着你已经稳固且彻底理解了一个概念,它有着实际的重要性或对你的生活有强烈的情感影响力,并且它跟你记忆中的其他知识相连结。

你从记忆中回想知识有多快,取决于情境条件、最近的使用,还取决于连结到那项知识、能够帮助你提取记忆的线索数量和生动程度。

棘手的是,在人生的过程当中,你经常需要遗忘与新记忆相冲突、较旧记忆的关连线索,以便成功的与新记忆相连繫。为了学习中世纪的义大利语,你可能必须遗忘高中学的法语,因为每次你想着「to be」时,你希望脑海中冒出义大利语essere,但脑海中跳出来的都是法语的etre。

在英国旅行时,你必须抑制你靠右边开车的线索,以使得自己能够建立可靠的线索来靠左行驶。根深柢固的知识,诸如流利的法语,或是多年靠右行驶的经验,在经过一段时间没有使用、或是因提取线索的新旧记忆冲突被打断后,依然可以很轻易的重新学会。并非是知识本身被遗忘了,而是使得你发现并提取它的线索被遗忘了。新知识(靠左开车)的线索,取代了旧的靠右开车的线索(如果幸运的话)。

矛盾在于,遗忘对于学习新知识来说是经常必要的。当你从一台PC换到Mac时,或是从一种Windows平台换到另一种时,你必须遗忘大量的东西,以便学习新系统的基础架构及快速熟练操作新系统,这样你才能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工作上,而不是在如何操控电脑。

如果你想要学习一套新知识,你可能必须忘掉你已经拥有的一套複杂知识的线索。

即便是在最简单的自身生活当中,我们也能了解这种重新分配记忆线索的问题。如果我们的朋友Jack本来跟 Joan交往,糟糕了!Joan甩了Jack,而Jack又开始跟Jenny交往了。真倒楣!每次我们想要说Jack and Jenny时,有一半的机率,我们会发现自己说的是Jack and Joan。要是Jack的女友是Katie就简单多了,因为他名字的尾音k让我们联想到她名字的首音,但是这样的巧合并没有发生。

在这整个混乱的状态中,你没有忘记掉Joan或Jenny,而是你「改变」了线索用途,以便于你能够赶上Jack生活的戏剧性变化。

学习新东西时,极为重要的一点是,你不是从长期记忆中失去大多数你从生活中学得很好的东西,而是透过停止使用或重新分派线索,你「忘掉」了它,这里所谓的忘掉指的是你无法轻鬆的回忆起它。例如,如果你曾经搬过多次家,你或许想不起来二十年前的住址。但是如果你面对的是一个关于这个地址的多选题,你可能很容易找出正确答案,因为它仍然保存在你脑海中未被清理的橱柜里。

如果你曾经沉浸在叙述往日时光的写作里、描摹过去的人物和地点,那幺你或许已经惊讶于那些开始如洪水般回涌的记忆、被遗忘已久的事情再次袭上心头。情境能够释放记忆,如同正确的钥匙能够开启一把陈旧的锁。在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一书中,叙述者感叹想不起自己在姨妈和姨丈居住的法国村落里所度过的青春期岁月,直到有一天,蛋糕浸泡在青柠花茶的味道,让回忆一股脑儿的涌上来,那些他以为早已遗失在时光里的人事物全都回来了。多数人都有过像普鲁斯特这样的经验,一个景物、一道声音或是一种味道,就勾起了所有的记忆,甚至包括你多年未曾想过的一些片段。

较容易不代表更好

心理学家们已经发现,提取练习的难易程度,和这种练习巩固学习效果的能力之间有一种奇特的反比关係:提取的知识或技能愈容易,提取练习对记住这些知识或技能的帮助愈少。相反的,花费愈多努力去提取知识或技能,提取练习愈能够巩固这些知识和技能。

不久之前,加州州立理工大学圣路易欧比斯波分校的棒球队参与了一项有趣的实验,以提高打击技能。这些球员都很有经验,熟悉如何扎实的击出球,但他们同意每週两次,按照两套训练方法进行额外的打击训练,来了解哪一种训练方法的效果更好。

棒球的打击是各种运动项目中最难的技能之一。投出的球不到半秒钟就能到达本垒板。在这瞬间,打击手必须完成複杂的感受、认知和运动技能组合:判断球种、预测球会如何移动、推测挥棒的时间,以準确的触击到球。这种感知和反应的串联必须非常牢固以养成习惯,否则远在你还没开始想好如何打到球之前,球就已经进了捕手的手套。

部分球员按照标準方式进行训练。他们练习打四十五颗球,这些球被平均分成三组。每一组是一个球种连投十五次,例如,第一组是十五颗快速球,第二组是十五颗曲球,第三组则是十五颗变速球。这是一种集中练习。练习每一组十五颗球时,打击手看到更多相同的球种,他在判断来球、挥棒时机和触球方面有更令人满意的表现。这样的学习看起来很容易。

剩下的队员接受了比较困难的训练方法:三种球种随机分布在四十五次投球中,打击手完全不知道丢过来的是什幺球。在挥棒四十五次结束时,某种程度上他还在努力找出球感。这一组球员似乎并不像另一组球员们那样逐步变得熟练。交错和间隔练习不同球种使得学习更为吃力,感觉也学得比较慢。

这种每週两次的额外训练进行了六週。训练结束时,球员们接受打击评估,额外的训练带给两组球员的好处明显不同,而且结果让球员们感到意外。现在,相较于一遍又一遍练习同一种球种的球员,执行随机分散球种练习的球员,明显展现出更好的打击能力。当你考量到这些球员在接受额外训练前已经是技巧很好的打击手时,这些结果就显得更加有趣了。将这些球员的表现提升到甚至更高的水準,证明了训练方法的有效性。

这里我们再次看到两个熟悉的教训。首先,一些需要更多努力且减缓表面上成果的挑战,例如间隔、交错和混合练习,当下会觉得比较没有效果,但是透过让学习更牢固、精确和持久,之后会有加倍的补偿;其次,我们对于什幺样的学习方法对我们最好的判断,经常被感觉熟练的错觉所影响和误导。

当这些球员重複练习十五次曲球时,对他们来说,记住那种球种所需要的感知和反应变得比较容易:球旋转的样子、球如何改变方向、改变方向的速度,以及需要多久球才会转向。球员的表现变得更好,但是回想这些感知和反应变得愈来愈容易,导致学习效果无法持久。

你知道投手会投曲球的情况下挥棒打击,以及你不知道投过来的会是曲球而挥棒打击,是两种不同的技能。棒球球员需要加强的是后者,但是他们经常练习的却是前者。前者是一种集中练习,打击表现的提高是基于短期记忆。对于打击者而言,随机投出不同球种的练习,要提取必须技能的记忆是比较具有挑战性的,此遭遇使得表现的提升变得非常缓慢,但学习效果却能长久。

这个矛盾是学习中「适当挑战」此概念的核心:提取(或实际上是重新学习)某样东西需要付出的努力愈多,就学得愈好。换句话说,忘掉得愈多,重新学习对于塑造永久知识就愈有效。

摘自《超牢记忆法》

数位编辑整理:曾琳之

Photo: iStock

相关文章


主机时评科技|中国知道|头脑观点|网站地图 通亚娱乐注册登录_沙巴官网体育 万鸿平台注册_摩天城体育 博万通官网_金钻石娱乐app 首存100送100的游戏网站_沙巴官网体育 新濠万利彩登录_必赢贵宾会怎么卸载 大奖888黄金版登录_宝盈bbin客户端 红宝石国际登录地址是多少_信和娱乐app BET9十年信誉玩家首选_金州娱乐登录网址 豪亨博会员登录_v1bet地址 yzc999亚洲城_bet9平台登录网址